胡律师:13306647218

宝沃是什么公司收购?接盘方溢价收购值不值?

时间:2021-07-22 20:04:31

中新经纬客户7月6日电(付玉梅)神州租车再次进入关键时期。 7月5日,神州租车按约定完成私有化进程。 两天后(7月8日),这家2014年登陆港股的租车公司完成退市,止步于“七年之痒”。

退市也是神州租车与其“接盘侠”达成的协议。 迄今为止,韩国民间巨头MBK Partners (安博凯)以每股溢价一半的私有化价格标定神州租车的价值,这对处于低谷期的神州租车无疑是雪中送炭。 但是,对安博凯来说,买神州租车,对这笔生意不值得吗?

安博凯“吃下”一块大蛋糕

神州租车日前宣布,要约人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有92.44%的要约股份的注册持有人计划以股票要约价格,即每股4港币强制收购。 5日,神州租车的强制收购正式公布,预计8日上午9点开始退市。

上述申请人是安博凯的子公司。 在收到神州租车之前,这只私募基金并不怎么进入公众视野,但在业界很有名。

资料显示,安博凯由凯力投资集团原合伙人金秉奏于2015年成立,是东亚地区(中国、韩国、日本)首家以并购为核心的具有自主权的直接投资公司,也是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安博凯在中国主要关注沿海地区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以外的大型项目,有支配性收购净利润2亿元以上的企业的趋势。 在这一点上,明明没有达成持续赤字的神州租车,为什么会被选为安博凯呢?

从投资领域来看,安博凯主要涉及消费与零售、电信与媒体、金融服务、保健、物流与工业等行业,曾投资韩国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KT Rental。

在中国市场上,安博凯还向神州租车的昔日对手租赁过高租车扔橄榄枝。 2019年4月,“中国租赁业赴美上市的第一只股票”旺海公司正式退市,与Teamsport Parent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Teamsport Bidco Limited合并。 Teamsport Parent由万事达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章瑞平牵头,安博凯也作为成员参加。

神州租车是安宝凯在租车市场吃到的最大的蛋糕。 对于此次要约收购,发言人安博凯表示:“我们高兴地看到,股票要约的有效接受达到了强制私有化的门槛。 我相信对股东、神州租车和中国租车行业来说是很多胜利的结果。 ”。

溢价收购划算吗?

安博凯说的“多胜”很容易理解。 对神州租车来说,安博凯的出现是及时的。

作为陆正模《神州版图》的第一颗棋子,神州租车在瑞幸伪装事件的影响下首当其冲。 神州租车CFO曹光宇在业绩说明会上直言:“受瑞幸事件对公司的影响,现在的公司没有了再融资的可能性。” 那时神州租车在资本市场遇冷,股价一度跌破2港元。

陆正耀正在抓紧寻找继承人,神州租车的“卖身”之路一浪三浪。 2020年,除了最初被官方否定的西特利普和吉利汽车外,神州租车被华平投资、北汽集团、上汽集团几大买家意向收购。 但是,到底是没有下文呢,还是官宣结束了呢,结果没能如愿。

截至2020年11月10日,神州租车宣布神州优车与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签订买卖合同。 后者计划以每股4港币的价格从神州优车购买4亿4300万股神州租车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0.86%,转让对价为17亿2020万港元。

取得股份后,2021年1月31日,安博凯正式启动神州租车私有化申请。 股票要约价为4港币/股,目前价值约为84.90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4港元的价格为2020年11月13日(按首次发布自愿全面现金要约收购公告之日(截至30个交易日)联交所每日市值计算约2.63港元/股,溢价达52.17%。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林在与中新经纬客户的采访中表示,支配权的股权价格与一般财务投资者的股权价格价值不同,存在溢价也很正常。 “因为控制权是附加权力,可以调配公司资源,而财务投资人不行,所以这个价格是合理的。从神州租车本身的价值来看,其未来价值也存在一定的弹性。毕竟在租车领域神州租车是赛道之冠,资本乐意购买也是有道理的。 ”

盘和林还表示,作为投资者,安博凯此时介入控股公司有一定的风险,是风险投资。 “虽然有赌博的要素,但整体来说合乎逻辑。 ”

有观点认为,即使没有瑞幸的涟漪,神州租车近年的发展态势也不容乐观。 2020年,神州租车净亏损41.63亿元,同比下跌13627.26%。

疫情对整个租车行业的影响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在重资产行业,神州租车必须长期承担车辆运营的费用,除了购车成本外,还有人员工资、门店费用、车辆保险、维护、折旧费等。

值得注意的是,神州租车的收入主要由租赁和二手车销售组成。 但是,据统计,在过去的三年里,神州租车的二手车销售收入占有率持续增长——。 这意味着主营业务发展滞后,二手车销售成为神州租车的“回血”渠道。

神州租车退市倒计时 接盘方溢价收购值不值?

神州租车近3年的年收入占有率构成的中新经纬玉梅作图

盘和林说:“所以安博凯认为如何说服其他投资者继续神州租车的发展是个大问题。 当然,这涉及一定的游戏。 ”

在融资方面,安博凯能够解决神舟租车的燃眉之急,但是现阶段神州租车重资产,毛利低的问题,会让神州租车的资金需求成为一场马拉松。

一杯咖啡绊倒的陆正耀,拿到了“神州系”。 陆正耀的微博更新停留在2016年9月22日,那时神州优车在新三板上市整整两个月,刚过神州租车港股上市两周年。 虽然当时还没有瑞幸,但他的316个微博几乎都与“神州”有关,他称赞某地方店的庆祝活动,并坦率地回复外界的恶评。

几年过去了,神州系的版图已经支离破碎。 神州优车成立后,陆正耀想建立“人车生态圈”。 神州优车旗下的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车,神州车闪租,还有后来被收购的宝沃车。

通过这几个平台,神州系形成了闭环模型。 通过神州租车购买的汽车除了向c方顾客租赁外,还向神州专车提供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租车使用一段时间后,会作为二手车出售,主要靠在神州买车。 另外,为了辅助二手车金融渠道,神州车闪贷应运而生。 沃尔沃汽车的入局还成为神州租车的供应平台。

神州租车的车辆一直以这种模式流通。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告诉中新经纬客户,早年神州联系不断扩大新业务,也是为了弥补现有租车业务的下滑。 如果生态运转良好,效果会很好,但也出现了“拖后腿”的项目,就像后来被收购的博沃汽车一样。 投资者手大,销售额无法增长。未来如何调整

离开陆正耀的手后,神州租车的命运会怎么样? 安博凯的举动备受外界关注。 盘和林认为,安博凯曾投资过旺卡和韩国KT Rental,因此安博凯下一步动作的关键有两个。 第一,是否可以整合旗下的投资项目,在这些类似业务的企业之间建立横向合作,直至并购? 二是推进神州租车融资,或者通过SPAC等在美股上市,形成融资渠道。

盘和林还强调,神州租车本身存在的问题是,租车行业受到私家车和网约车的双重打击,用户习惯得不到培养。 未来神州租车将在培养用户习惯方面发挥力量,形成行业正趋势。

张翔表示,传统的租车业务难以找到增长点,投资回报长,竞争激烈。 因此,神州租车的未来必须继续探索旅游行业的场景,进行结构性的调整。

日后,针对公司业务发展、方向调整等问题,中新经纬客户近日联系神州租车称,神州租车方面“无进一步信息,以公告为准”。 (中新经纬APP ) )。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神州租车长期处于重资产运营状态,融资需求也会愈加强烈。